adc370影院

风熠宸何尝不知道如此,只是事与愿违了。

林芳华继续道:“倘若每个人都隐藏着自己的一些问题,那这个婚姻或者是这段感情注定了不会长久。这是我的一方之言,与君共勉。”

风熠宸听后五味杂陈,点点头,没有言语。

其实林芳华这些话,作为一个过来人,真是很直接,血粼粼的就揭开了他的丑恶。

这让风熠宸觉得自己挺过分的。

“觉得我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风熠宸看向了林芳华,诚挚的问道。

他是想要接受一种建议,健康向上的建议。

林芳华笑了笑:“那风先生,我再问一句可以吗?”

“说。”风熠宸沉声道。

“风先生,现在是单身的吗?”林芳华想要直白的问他离婚了吗,又觉得那样子太直接,可能风熠宸接受不了。

“当然。”风熠宸道:“我已经办了离婚,现在有资格站在顾好面前了。”

“那我就放心了,既然如此,我也可以放心的帮了,如果还是两个人的话,那我可能就真的要落井下石了!”林芳华开口道。

白雪纷飞暖冬季节少女粉色系写真

风熠宸眉头紧蹙:“如果是那样的话,我也没脸站在这里了。”

“可是风先生,哪天离的婚?”

“昨天。”

“看。”林芳华叹了口气道:“风先生,虽然我们知道为什么如此,也知道内情,可是外人不知道,是济北响当当的人物,如果是头一天离婚,接着就跟顾好结婚,前后相差不过几天,别人怎么看?”

要是换了从前,风熠宸一定说,我不在意别人的眼光。

可现在,他开不了口。

因为他心里明白,林芳华说到家了。

他跟顾好提出来分手就是怕伤害到了顾好,现在急着求和也确实不对的。

他太着急了。

他怎么能这么不顾一切呢?

就算是顾好明白,可他到底是济北举足轻重的人物,不应该如此莽撞。

他又莽撞了!

风熠宸闭了闭眼睛,遮掩住眼底的懊悔。

林芳华道:“风先生,那里有两个双胞胎的孩子,何必害怕顾好会跑呢?”

风熠宸陡然睁眼,看向了林芳华。

林芳华笑的很是温暖,摊开双手:“觉得呢?”

“谢了!”风熠宸点点头。“顾好交给了,我先走了。”

“好。”林芳华笑了起来:“放心吧,她跑不掉的。”

“到底是她朋友,还是我朋友?”风熠宸忍不住为顾好鸣不平。

林芳华并不在意,只说:“我希望顾好安好,想们白头到老,为了孩子,更应该如此。”

风熠宸点点头。

林芳华射手敲门了,也不管风熠宸就在身边。

风熠宸虽然有不舍离开,可还是立刻道:“我先走了,们聊。”

“要不,我敲门,和顾好见面说句话再走?”林芳华揶揄的开口。

“不了。”风熠宸很快转身离去。

他也知道,林芳华说的对,是应该给彼此冷静的机会,也让一些不必要可能发生的事情过度过去。

他确实不应该催的这么紧。

此时,屋里的顾好正好吹干了头发,她换了衣服,正要出门,就听到了敲门神传来。

她看看表,过去二十多分钟了,不知道风熠宸是不是在门口。

这敲门的大概是风熠宸,他可能没那么大的耐心了,所以再度敲门。

顾好走到了门口,敲门声铿锵有力,俨然是一个男人的动作。

她忘记了,林芳华其实很女汉子的,敲门声都比一般女人动静大。

顾好以为是风熠宸,有一些不耐打开门,头也不抬就喊道:“风熠宸,怎么还!”

抬眼的瞬间,话卡在了嘴边,因为她看到了笑语盈盈的林林芳华,不是风熠宸。

顾好之前的恼怒,瞬间就僵在了脸上。

有些尴尬,她望着林芳华尴尬的开口道:“林姐,怎么是?”

“怎么不能是我?”林方华笑眯眯的开口问道:“以为是谁啊?风熠宸,他来过了吗?”

顾好立刻点头,又摇头,真是不好意思的开口了。

她尴尬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四周,却没有看到风熠宸的人,不知道去哪儿了。

林芳华也不动声色的笑着揶揄:“顾好,不会是不想看到我吧?或者想看到风熠宸。”

顾好再度摇头,心里有一些烦乱:“林姐,没有,刚才风熠宸来了,我以为还是风熠宸。”

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林芳华笑着道:“大老远的来江州追,这是追悔莫及,幡然醒悟了,好事,好事!”

“林姐,一地乱麻。”顾好也不隐瞒:“我现在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“顾好。”林芳华道:“算了,我不散步了,我们进去谈一会,然后一起吃饭去。”

“要散步?”顾好很惊讶的看着林芳华,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后知后觉的错了什么:“抱歉林姐,我刚才五点钟起来太早了,跑步去了,没想到也要去散步。”

“五点钟我还没起来。”林芳华道:“我是六点钟起来的,还担心起不了这么早,都没有敢来那么早打扰。”

顾好再度不好意思起来。

“不过五点钟起来,是不是太早了?”林芳华看她憔悴的样子,“没睡好?”

顾好点头。“是的,没睡好。”

“因为风熠宸?”

“嗯。”

什么都没有瞒着林芳华,顾好道:“我想要原谅他,又觉得这样太草率了,所以我下不了决定,强烈要求出差,就是躲着他,出来做个决定,结果他又来了,我一看到他是又高兴又气恼。”

“这才符合爱中的男人和女人嘛?”林芳华很轻松的笑笑:“想啊,要是一点气恼都没有,那也太圣母玛利亚了,生气正常,在正常不过了。”

“林姐,别安慰我了。”顾好给她拿了一瓶瓶转山泉水。“我是羡慕,做什么决定都是那么的潇洒。”

“那是因为没有见到我背后哭泣的时候。”林芳华说着,也是微微一笑:“不过一切都过去了,我现在觉得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