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映画有哪些演员

() 药老心中的想法还未曾道出来,就看到江缺身形一动,已是飘然离去了。

很显然他不打算久待。

也没打算给萧炎多解释的机会,反正解释了也没用处。

萧炎、药老:“……”

真的走了。

这回要靠自己了。

可是,要从魔兽山脉到塔戈尔沙漠边缘地带,他需要飞一个月。

哪怕是在御剑飞行的情况下来计算。

而且这一路上还不知道要有多少危险存在。

一时间。

萧炎有点脑壳疼了。

自己怕是遇到一个假师父了,不然怎么会如此坑人呢。

sansan的黑白图片

当然,为了表示尊敬也不能说是坑,只能说是被安排了。

不管萧炎如此御剑飞行,也不管他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,反正有药老在。

即使是斗宗之境的强者来了也不用担心,所以他留在萧炎身上的那道印记纯粹就是安抚其心的。

因为明知道萧炎不会有危险。

所以江缺就一个人先行离去了,他打算先去那塔戈尔大沙漠边缘地带的城池去看看。

顺便再找个人。

没错。

就是那位米特尔家族的太上长老海波东,一个五星斗皇的强大存在。

当然了。

如今也是个命运多舛的倒霉鬼。

他都后悔死了。

若当初没有去找美杜莎女王算账,或许就不会有现在被封印的结果了。

自己好难。

也好气。

好在他曾经是一个牛气的斗皇,所以还有几分实力,加上能绘制地图,所以靠这个为生。

也在寻找有缘人解掉身上的封印,但似乎并未遇到。

海波东觉得需要找一位强大的炼药师才行,否则怎么能炼制出破除封印的丹药呢。

虽然他都已经把药材准备齐了。

但炼药师是斗气大陆上最为珍贵的存在,所以比较难找寻到。

特别是品阶强大的炼药师。

不过最近海波东沉迷一件事了,他找到一张残缺的地图,上面记载着在塔戈尔大沙漠深处的地方,可能存在着异火。

而且极有可能是拍异火榜上排名第十九的青莲地心火。

可存在异火的地方有好几处,所以他也懵着,这些日子正在研究此事。

但是没有研究出什么东西来。

“唉,还是不能找到品阶高的炼药师,我该怎么办?”

海波东有些苦涩,“一旦我以现在的实力,怕是连加玛帝国都回不去,而且也不能这么弱回去。”

可恶的美杜莎!

当初自己怎么就那般傻,偏偏就去招惹她了呢。

“想我海波东堂堂一个五星斗皇,一个被人称作冰皇的存在,居然落得如此下场,真是好气。”

海波东气恼无比,即使自己能恢复到一二星斗皇也是可以的啊。

但现在似乎没戏。

至少他在这个城池里寻遍了人,也没能找到可以解开他身上封印的。

“难道我就要这样一辈子下去吗?”海波东心里有点担心,他甚至有点害怕起来。

毕竟被封印之后他也是会老的,也是在消耗寿元,并且比以前更为严重。

“万一……”

海波东心里正焦急着,突然间听到一些动静来。

“咻!”

随着一道破空声的响起,一道人影竟悄然间出现在海波东面前。

一道身着白衣锦袍的身影,已是落在海波东的店铺中。

前一刻还没人,海波东可以确定。

下一秒居然有一道人影出现了,“这绝对是个强者,还是超级强者的那种。”

不然绝不可能这般悄无声息出现,“可是,这人能是谁呢,以前我在加玛帝国的时候并未见过他……”

海波东的心里想得有点多了。

还有点苦涩起来。

难道是寻仇的?

可他却不记得得罪过这般强大的存在了。

不得不说,海波东虽然被美杜莎女王封印了,但眼力劲却还在。

能够这般出现在他店铺里的人,又怎么可能是简单之辈呢。

他不敢暴露什么。

只得躬身弯腰对那道人影道:“大人,不知您要点什么地图?

我这里各种地图都有。”

为了避免这人怪异,海波东还刻意地摆弄了几下店铺里的地图。

这些都是他手绘的。

堂堂冰皇倒是有几分手艺,即使是被封印了也饿不死。

来人正是江缺。

他淡淡地瞥了海波东一眼,“你这些地图都于我无用,我此来是为了你手里那张地图来的。”

海波东心里咯噔一下,他不知道哪里泄露风声了。

但表面上还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道:“大人,小人不知道您在说什么。”

他手里确实有一张地图,但那是关于青莲地心火的。

那可是异火,绝对不能将消息泄露出去,否则异火不仅仅会与它无缘,只怕还会给他带来灾难。

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斗气修炼者,他很清楚这个世界上的生存法则。

那绝对是很惨烈的路。

“呵呵。”

江缺仔细打量了海波东一番,继续说道:“你也不要害怕,我没打算对你怎么样。

我既然知道你手里有着一张地图,就不打算放弃了。

另外,我也不白要你的,会答应你一个条件。

我还知道你的身份。”

随着江缺这番话幽幽地道出来,海波东整个人都像是被电击了一般。

一时间竟有些怔住。

他并不知道江缺话里的真假,但从江缺话里的语气来看,似乎是真的。

这个人可能真的知道点什么。

“不然他怎么会清楚我手里有一张地图,怎么会清楚我有求于人,又怎么会知道我身份的事情?”

虽然江缺并未直接说明,可海波东却已经明白了。

只要这位大人愿意说,其实也就是人家一念之间的事情。

不过……

海波东的心里依然有一些迟疑。

他手里有一张地图不假,但他不打算用来交换,也不想用来换取自由。

毕竟自由他可以让炼药师炼丹,但地图没了说不定异火就没了。

另外就是他的身份了。

知道他是加玛帝国海波东的没几个。

但与此同时他又害怕自己的身份被泄露出去,如果被美杜莎女王知道了……

那结局一定很惨。

于是海波东就迟疑不决起来,也很犹豫起来。

他什么话也没说。

沉默着。

似乎也觉得沉默是金。

不过即使他沉默也没用,因为下一刻江缺就继续说了起来,“行了,海波东你就不用再遮掩了。

本座早就知道你的身份,此番是特意为你而来的。

你手里有着一张青莲地心火的残缺地图我要了,为了表示感谢,我会出手解除你身上的封印。

你觉得如何?”

海波东:“……”

被江缺突然叫穿身份,海波东觉得有点尴尬起来。

但也有深深的惊恐与害怕。

毕竟他觉得自己隐藏得很好,绝对不可能被人发现才对。

但很明显。

现在他已经被人发现了真实身份。

眼神里的杀机则一闪而逝,大约是觉得江缺的修为高深莫测,不容易对付吧。

不然的话他绝对会出手的。

江缺似乎看出了海波东心里的想法,不由得笑道:“你也不用猜测了,更不用想着杀掉我了。

一来你猜不透,二来你也杀不掉。

另外你身上的封印,需要高阶炼药师炼制出来的丹药才能解开。

我虽然不是炼药师,但凭借我的手段要解除你身上的封印也轻而易举。

所以冰皇海波东你还要拒绝吗?

昔日堂堂五星斗皇,一个纵横加玛帝国的强大存在,还是米特尔家族的太上长老。

这点魄力都没有吗?”

“……”

当江缺把海波东的身份一一揭开的时候,他才恍然明白过来。

原来自己并没有秘密。

至少在江缺面前是没有秘密可言的。

“你是谁?你怎么会知道我身份的?”海波东没有回答江缺的话,而是继续反问起来。

他很想弄清楚江缺的身份。

毕竟他从来没有见到过江缺,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他的存在。

这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?

谁知道,江缺突然冷冷地道:“行了,你也不要多想了,这就是一次简单的交易而已。

想必你作为曾经的五星斗皇也应当清楚,凭借我的修为实力要强抢也是做得到的。”

而强抢的话,你海波东是拦截不住的。

这是他的底气所在。

江缺绝对能低声下气地来和海波东商量交易的事情,便已经是他扯下面子了。

海波东沉吟道:“我考虑一下吧。”

首先,江缺很强大,至少以他曾经五星斗皇的眼光来看都看不到尽头。

“此人绝不可能是斗皇,更不可能是斗宗,很有可能是超越了斗宗的强大存在啊,如此说来他自然应该可以解除我身上的封印。”

海波东心里暗暗地思忖起来,“至于那张关于青莲地心火的地图,只是一张残缺地图而已。

先不说能不能找到,即使能找到,凭借这人的实力也绝对可以强抢过去。

毕竟我是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。”

这下子海波东就觉得有些郁闷了。

“如此看来只能选择交易,选择配合了,然后……”

想到这里,海波东不由得多看了江缺几眼,“此人如此高深莫测的修为,也不知道会不会看中我?”

他海波东虽然曾经是个五星斗皇的存在,但他也想成为一个至高无上的强者。

所以他突然萌生出要追随江缺步伐的想法,或许自己可以跟着这位大佬一起修炼。

被人提点几句也是好的啊。

想及此。

海波东便恭敬地说道:“大人,我已经想好了,这便是那张残缺的地图,上面有几个点记载着可能存在青莲地心火……”

一边拿出那张地图,海波东还一边给江缺解释起来。

然后还道:“对了大人,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,不知道大人可否答应我?”

一咬牙,海波东便认真起来。

江缺闻言一愣,道:“你有什么请求,倒是不妨先说出来听一听,如果本座做得到的话,倒也不介意答应你。”

海波东心里一喜,却是连忙道:“如此就先多谢大人了,是这样的,等封印解开后我想跟随大人您,不知可否?”

萧炎:“……”

跟随自己,脑子没抽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