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神器app下载

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整个京城,敢这么肆无忌惮称呼朱国公的绰号猪大粪的女人,只有一个,那就是姓袁的老太太。

袁家老夫人比朱国公要年轻,但是,当年却是袁老夫人的公爹把朱国公带出来的,朱家本来是军候世家,只是后来没几个出息的,一度没落,若不是得了袁公的提携,朱国公也没能建功立业,得封国公之位。

朱国公和袁老夫人一同上过战场数次,袁老夫人也救过朱国公一次,且为了救他,袁老夫人还差点丢了性命。

这也不重要,毕竟在战场上,不是你救我,就是我救你,本没什么可说的。可偏生当年朱国公夫人当年生女难产,差点一尸两命,是袁老夫人在危急关头请来了落神,才救了朱国公夫人和大朱氏一命。

在欠下这么大的人情之后呢,朱国公却做了一件糊涂事,便是当年曾有一场战役,逍遥公与袁老夫人一同出征的,战败之后,有人上奏说他们好大喜功指挥无度加上将士贪生怕死导致的,朱国公竟然附议了上去,皇上降罪下来,受伤战士的抚恤金都减半了。

袁老夫人炸毛了,抡着一把开山斧到国公府一通乱砍,指他因为和逍遥公的私人恩怨而连累将士,朱国公自知理亏,任由袁老夫人发泄一通,虽然后来和解,可朱国公到底是做了这么一件亏心事,这么多年对袁老夫人都是又敬又怕,不管理亏不理亏,都硬气不起来。

如今,袁老夫人登门问罪,下人禀报了他,他先是缩了一下脖子,显示出畏惧之色之后,却不敢耽误,马上就出去迎接。

袁家人多势众,在朱家的主场上也显示出了霸道的权威来,谁都不敢上前问什么事,大朱氏因为有伤,在里头歇息,因此,只知道袁家来了人,却不知道何事。

朱国公小跑着赶过来,看到袁家一众人个个怒容满脸,为首的老夫人更是气得脸色铁青,中间依稀可见今日跟随太子妃来的那丫头被人搀扶着,便知道多半是为了这丫头的事情,想着是今日与大朱氏的误会,这倒是好说的。

上前拱手,“老夫人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……”

老夫人粗鲁地打断他的话,怒道:“迎个屁,这不远迎都把老身的孙女打得半死,真迎了,她这条命不折在你们国公府手里了?”

气质美女户外妩媚写真

朱国公皱起眉头,觉得老夫人这般胡闹真有点过了,“老夫人这话就欠妥当了,今日她们不过是言语上有几句冲突,是一场误会,后来已经解释清楚,老夫也斥责了朱怀,您实在没必要劳师动众的。”

袁老夫人听了这话,气得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,额头青筋爆显,“言语冲突?误会?一场误会就可以指使京兆府到楚王府去抓人,带走我的孙女上了大刑?你朱家是只手遮天吗?京畿重地,容得你挟怨报复?几十年了,你的陋习也不改,借着小小的私人恩怨以公事镇压,叫你家朱怀出来,我要她好好看看,到底是不是我阿四打了她。”

朱国公本心里头藏着气不敢发,如今听了这翻话,懵了,“老夫人,您说的什么啊?谁报复了?上什么大刑?您倒是说清楚啊,您说的难道不是今日令孙与朱怀误会争吵的事情吗?怎么会闹到衙门去的?”

说完,他小眼睛眯了一下,眸光有些飘忽地道:“以前的事情,为什么总是提着?人是会变的,如今老夫也没那么执着了,您就别总扯着以前的事说。”

给点面子不好吗?这么多人在呢。

老夫人冷笑一声,不答话,寒着一张脸招呼了阿四上前。

阿四瘸着腿上前,满脸挂着晶莹的泪珠,一张白净的小脸蛋上赫然几道红印痕,仿佛被人揍了一顿,国公仿佛没看清楚,如今阿四上得前来,几乎逼到他的面前,他才瞧见。

阿四直直地跪下去给朱国公磕头,哭着道:“国公爷爷,我今日是护着太子妃才会与大将军夫人吵起来的,可我没打过她,我走的时候是与太子妃一块走的,门房都瞧见了,殊不知大将军夫人到了衙门那边告状,说我打伤了她,衙门的人闯进王府把我抓了去,不由分说就上大刑,若不是祖母去救我,五十大板下来,我还有命吗?我在不敢得罪大将军夫人了,求您也救救我,给我说说情,往后我不敢得罪她了行吗?”

阿四说完,觉得万般的委屈,大哭了起来。

阿四本就是个半大的孩子,性情爽直,很对朱国公的胃口,如今见她哭得这般委屈,又见她脸上被打了,还挨了板子,不禁心疼起来,对大朱氏的狂怒就又窜了起来,抬起头盯着朱厚德,“去,叫人到大将军府去把你妹妹带过来。”

朱厚德嗫嚅了一声,“父亲,大妹妹还在府中呢。”

朱国公听了这话,顿时惊天狂怒,“不是叫她滚蛋了吗?为什么还在府中?带过来!”

朱厚德不敢怠慢,连忙就亲自去了。

朱国公伸手扶起阿四,阿四哭得收不住,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下来,却又忍不住满腹的委屈,“我就是见不得她欺负太子妃,太子妃是好心过来给国公夫人治病的,她为什么要编派太子妃的不是呢?您也不知道,太子妃昨晚一宿没睡,也惦记着国公夫人的病情,她才生完孩子没多久,身子可虚弱了,她是善意好心,还没落个好字,谁都看不过去啊,国公爷您也没帮太子妃说过一句话啊。今日趁着太子没在府中,府丞亲自带人到府中去,也不许我解释半句,太子妃为我执言,却被他说太子妃纵奴行凶,没有太子妃的典范,他算个什么东西啊?不就是因为太子妃娘家不够强大,他欺负太子妃么?这些人怎么那么坏啊?都一窝蜂地起欺负人,我就是见不得……”

她说着,竟一屁股坐在地上,嗷嗷地哭着,仿佛万千委屈无法言说一二般的憋屈。

朱国公听她这么说,心里可难受的,他倒不是说没为太子妃说过什么,只是认为太子妃来治病也是有目的的,至少是为了争取太子的提案,如果是交易,那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,说什么委屈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