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免费视频观看app免费下载

“八大名瓷乙系列”瞬间售罄的消息,在网络上传播开来。

乔智轻而易举地赚了一个亿。

这种事情想低调也低调不起来。

什么时候,赚特么一个亿真的变成唾手可得了?

有些人眼红,说乔智是一个黑心商人,利用自己的名气,兜售高价商品,收购韭菜。

也有人支持,认为乔智正在推动华夏的瓷器与时代接轨,与国际看齐。

有人认为在五到十年以内,华夏的高端瓷器市场将迎来新的变化。

阵痛之后,会有质变,从乔帮主八大名瓷系列开始,华夏的瓷器再次成为有竞争力的行业。

乔智没那么膨胀,黄成给自己打电话,聊起这一个亿的时候,他赶紧解释,“是卖了一个亿,扣除成本其实不赚什么钱。”

黄成忍俊不已,笑着揭穿,“以我对你的了解,如果利润率低于百分之五十的生意,你会干?”

乔智跟黄成算账,“不能这么说!表面上利润率还可以,但我得挖掉很多东西。比如跟合伙人的分红,又比如研究新釉配方,投入的人力物力。”

黄成笑道:“不管怎么说,乔帮主瓷计划让我触动很大,其实不仅高尖端的科技产品赚钱,将传统文化中的精粹提炼改良,一样可以收益颇丰。 ”

迷人长发清纯美女穿迷你摆裙

乔智知道黄成在从事智能制造的研发,鼓励道:“咱俩的路不一样。表面来看,我现在赚的是多一点,但长期来看,随着社会进步,科技发展,你所研发出来的产品不仅可以获得丰厚的利润,而且还能间接地影响社会形态。”

“谢谢你的鼓励,对了,乙系列有没有帮我留一套?”黄成绕了一大圈,最终还是言归正传。

“答应你的事情哪能忘记?”乔智的记忆力很好,“会和那些订单一起发货,你等下发个收货地址给我。”

黄成笑道:“多少钱?”

乔智少见爽快,“跟我提什么钱,算我送给嫂子的。”

黄成哈哈大笑,“那我就却之不恭了。”

黄成不缺这十万,缺的是乔智将自己当朋友看,这份难得的情义。

挂断黄成的电话,乔智轻轻地叹了口气,尽管和黄成现在相见的时间很少,但他还是珍惜与黄成的友情。当初黄成认识乔智时,乔智什么都不是, 什么都没有,黄成能主动帮助自己,高看自己一眼,这份恩情,乔智难忘于怀。

尽管黄成和前妻离婚,站在道德角度,让人觉得他有点绝情。

但至少在与乔智的相处中,黄成以诚相待,他将乔智视作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。

黄成拿起茶几上的瓷杯抿了口普洱,跟乔智相识不过一年有余,仔细回味乔智的变化,简直跟开了挂一般。

黄成尽管早就看出乔智不是池中之物,但还是没想到乔智如此逆天,用两年时间完成了别人一辈子办不成的事情。

黄成如今在跟别人聊天时,经常会拿乔智的成功,作为谈资。

倒不是为了炫耀自己跟乔智关系有多熟络,而是发自肺腑地替乔智感到高兴,为自己有这么一个忘年之交感到开心。

用妻子姚艳的话,自己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两件事,第一跟她结婚,第二就是结交了乔智。

……

曹韵最近这段时间很慌乱,她知道自己走了一步险棋,也是一步错棋。

当胡展骄不再来香都,曹韵感觉到了恐慌,她必须承认,即使没有对胡展骄产生所谓的爱情,但对胡展骄也产生了依赖感。

女人依赖一个男人有错吗?

在曹韵看来,胡展骄必须得为自己负责,是他将自己放到香都这个鸽子笼,像金丝雀一样将自己圈养起来。

曹韵对胡展骄的身份也进行过调查,一开始以为他是祁宏的手下,后来调查了一下胡展骄的身份,才知道他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,也算是少年有成。

时间过去了那么久,祁宏是隐形富二代的可能性越来越低,曹韵也逐渐看透了真相,或许祁宏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个英雄,只是被人雇佣一把匕首。

有了这种可能之后,曹韵加深了自己抓住胡展骄的想法,她看得出来胡展骄也很喜欢自己,所以曹韵故意对胡展骄示好、示弱,让胡展骄产生了同情心。

某次和胡展骄吃饭,曹韵从他的手机上看到了高杨的名字,随后借着胡展骄疏忽之下,忘记锁定手机,迅速找到了高杨的联系方式。

在纠结很久之后,曹韵终于联系上了高杨,然后将自己和胡展骄的暧昧关系说出来。

她以为胡展骄和高杨决裂之后,会重新找到自己。

结果,事与愿违。

胡展骄再也没跟自己联系过,她银行卡上的钱却依然定期到帐。

曹韵知道在暗处有人盯着自己,所以她不敢走太远,更不敢跟人随意搭讪。

门铃声响起,曹韵走过去打开门,入目处是一个穿着时尚的女子,看上去比自己只大了两三岁,眉眼精致,皮肤光滑,眸光带着自信的神采。

她第一反应是高杨。

旋即,很快否定这个结论。

她看过高杨的照片,眼前的女人比高杨更漂亮,也更有危险的感觉。

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郭燕。”

“你好!”曹韵奇怪地望着郭燕,“找我有什么事?”

郭燕走到房间内,打量着屋子的摆设,曹韵虽然年轻,但将家里布置得很温馨,乍一看还以为是三口之家的幸福家庭。

当然,郭燕来此之前,就已经知道曹韵的情况。

这是一个单身女大学生,不久之后,将变成一个单身妈妈。

“我是受人之托而来。”

“谁?胡展骄吗?”曹韵眸光复杂地说道。

郭燕轻轻地摇了摇头,道:“看来你对胡展骄还真是情根深种,不过你应该知道,你是第三者插足吧?”

曹韵红着眼睛说道:“我知道自己很贪心,但我一点也不后悔。”

郭燕坐在椅子上,扫向不远处的咖啡机,“能不能给我泡一杯咖啡。”

曹韵没有从郭燕的语气中看出强烈的敌意,反而看出了一种怜悯。她走到咖啡机旁,将咖啡豆倒入其中,脑海中想起给胡展骄泡咖啡的场景,眼睛泛红,鼻子发酸。

郭燕瞧出曹韵触景生情,等曹韵将咖啡泡好,递到自己的手中,才轻声说道,“我来这里跟胡展骄无关,是其他人安排我过来的。他让我看看你,摸摸你的底细。”

“底细?”曹韵奇怪道。

“他或许觉得我跟你是一类人。”郭燕自嘲笑道。

“哪类人?”

“破坏别人感情的小三。”郭燕放下咖啡杯,笑出声,笑声又有些无奈。

曹韵生气,替自己辩解,“我不是小三,胡展骄和高杨没有结婚,他们只是情侣,我有资格为自己争取一下幸福。”

郭燕摇头,叹气道:“你错了。我不是说你的想法错误,而是你的做法很错误。即使要争取幸福,也要找到正确的办法。胡展骄认识高杨比认识你更久,他们不仅是同学,而且还有深厚的感情。你应该知道,胡展骄对你的产生兴趣,只是一时的新鲜感,或者同情心作祟。如果你只是单纯的以可怜示人,终究只会被他遗弃。”

曹韵狠狠地盯着郭燕,她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。

“我能怎么做?我被关在这个看似自由,却比监狱还要孤独的地方。”曹韵气愤地说道。

郭燕道:“所以我带着任务而来,带你走出这里,帮你恢复自由,重新找到自我,但前提是,忘掉胡展骄,从此再也不跟他联系。”

曹韵目瞪口呆,“我如何能信你。”

郭燕笑道:“你必须信我。如果你不信我,你只能继续在这里像坐牢一样呆着,这是你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。”

曹韵沉默了很久,“我还是没办法信任你……”

郭燕目光落在曹韵身侧,婴儿车内的孩子,“我见过她父亲最后一面。当时他已经面目非,准确来说,他是我的救命恩人。”

曹韵红着眼睛,泪水从眼角滚落,“祁宏他真的死了吗?”

郭燕点头,“死了。即使没有那个事件,他也看不到自己的孩子出生。他得了癌症晚期,选择用自己的最后旅程,换取你和孩子富足的人生。”

曹韵呆若木鸡,脑子一片空白。

祁宏是隐藏富二代的故事彻底化为泡影。

如释重负,有悲愤,也有哀伤。

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坚韧男人的面孔,突然没有了太多的感觉。

郭燕能够想象曹韵的心情,这一刻更多的是彷徨。

郭燕接到乔智的嘱托,将曹韵放在自己的身边,郭燕知道乔智的意思,曹韵牵扯到乔智的秘密,所以曹韵不能随便乱走,必须要控制起来。

郭燕突然觉得乔智对自己的态度有所变化。

他不在将自己视作敌人,两人之间有了默契和秘密。

郭燕跟曹韵接触了一下,她对眼前女人有了透彻的了解。

这女人长相不俗,身材热辣,皮肤白,气质好,但心思单纯,没有太多的社会阅历。

想要控制曹韵这类女人,还是比较简单的,只需要控制她的欲望。